氷室千葉

微博@氷室千葉_咕哒攻不足/想和咕哒伯爵or咕哒天草的同好交朋友……!/头像byくろちゃん♡

©氷室千葉
Powered by LOFTER
 

【授权翻译】咕哒伯爵

作者=ののじ,原文id=6577600,授权图周五会在评论补上,水平受限如有翻译错误望指正十分感谢

——————————————————————————

我无所事事地横躺在监狱中简陋的床上,神经质般感受到高压的脚步声响起。那是已相当地听惯了的脚步声。从几乎可说是威风凛凛的步伐中完全无法想象他曾是囚犯。

「临时的御主啊,你打算维持那种状态到什么时候」

低沉可怖的声音撼动着空间。那是将在腹底沸腾翻滚的怨念本身倾吐而出的声音,我如此想到。

「…早上好Avenger。已经早上了吗」

我从床上坐了起来。可能是由于床过于坚硬的缘故,浑身上下都在发痛。在这个阳光都无法透进的房间连究竟睡了多久都搞不清楚。

「谁知道呢?关于那个连我都不知道。但从你睡下之后已经过了很久了」

「那是你的体感时间吧?实际上并没有过了多久不是吗」

处于很难说是得到了充分休息的状态。但那单纯是因为睡眠时间不够吗,还是这张躺起来不舒服的床的缘故,我难以理解。

「…算了。下一间差不多要开启了」

「那再休息一下也可以吧…」

我这样回答他后翻了个身趴下来。我想,闭上眼哪怕一瞬也好能否看到迦勒底的样子呢,但并没有发生这样的事。

「等等,还有一件事」

走近到床边的Avenger的声音很快在头顶响起。还有什么事呢,我慵懒地睁开眼睛。

「怎么了?」

Avenger眼神一黯,像是很难说出口般小吸了口气。

「你和我的契约是暂时的。我们之间并没有魔力供给,也就是说」

「想要魔力供给?」

我像是要覆盖Avenger的话语般懒洋洋地发出声音。由于委婉的说法太麻烦了直接说出了结论,他对此却似乎有些不愉快地皱起眉头。

「……没错。凭借现在的魔力残量无法尽情地战斗。给我血」

「能给我吗」这么断言了的声音是苦涩的。表情也对不得不拜托自己的这种状况很不满意。说起来明明并没有拒绝,虽说只是临时的但也没想过要利用作为御主的立场,但对他来说似乎有什么困难的情况。

「可以哦,请」

我伸出一只手。「请咬喜欢的手指」这样说后他的手带着些困惑的意味触碰过来。自己的食指上,有着因昨日的魔力供给而残留下的痂痕。

「尽量不要让我太痛」

就算是没有办法,强制出血该痛的果然还是会痛。

「我明白」

小声嘟哝着的Avenger的吐息碰触到指尖。紧接着感受到的是温暖潮湿的口腔的触感,还有坚硬锐利的犬齿。它毫不留情地扎进皮肤。因碰触着指尖的舌尖柔软的感触而脊背一颤时,有什么东西滑落了。

「疼、」

伴着噗哧一声,皮肤被咬破了。途中渗出的赤色被Avenger吮吸而去。直到刚刚为止强硬的态度潜藏到了别处,以一副与平时的他截然不同的样子拼命地吸吮指尖的血。因那毫无从容的身影,腹部的底部变得火热起来。由于拼命地吮吸着的舌头和口腔的热度我禁不住乱了呼吸。前几天他说过「有感受到过情欲吗?」,现在正是从其本人身上感受到了。

「咕、呼…哈啊」

虽努力克制水声依旧响起,Avenger将唇部从指尖挪开,漏出了包含着恍惚感的吐息。呼在本当残留着刚刚为止口内热度的指尖上的气息十分炽热。从心底涌上了一股几乎将大脑麻痹的冲动。

「…Avenger」

喃喃着的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遥远。清楚地看见了由于被呼唤而将视线朝向这边的金瞳。往日的险恶感早已不存在于那里,只剩下近乎融化的金色。想要更加接近以此来看得更清楚时,自己的手已经将他拉近了。

「mast…嗯…」

在试图呼唤自己的双唇上以相同的东西堵住。得以在近处欣赏那对因惊愕而放大的金瞳,令我心情高涨。我顺着这股势头将舌头侵入了Avenger的口腔。 

「嗯、唔、」

Avenger一瞬间像是拒绝般提高了声音,但将侵入的舌头缠住他的舌尖后,声音从中途开始就像是融化了一样。

「…嗯、嗯」

唾液中包含的魔力令Avenger的喉咙鸣响。浮现惊愕的金色再次融化开来。像是要求更多般,他向紧追而来的魔力,寻求更多般将舌头缠绕而来。我也为了从Avenger那里寻求更多而用双臂紧紧环抱住他并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果然比自己体格好呐」不知为何就冷静地这么想了。

「哈、呼…、ma、ster」

接吻的间隙Avenger喘息着呼唤自己的名字。我因此而充满了优越感。试着抚摸满是汗水的脖颈后他的腰像是受到震动般摇晃了。粘稠地缠绕着的舌头发出色情的声音后,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将唾液饮下。从相合的唇间漏出的是彼此粗重的吐息。Avenger的手臂与唇别说是逃开了,反而像是央求更多般紧追而来。

明明变成这样之前好好说出来就会将魔力分给他
的。但我反而很感谢他饥渴到失去理性渴求自己的这个状况。并非如此的话他不会抱持着这样的欲情吧。大概也不会顺从欲情而做出这种行动了。如果他的自尊心没有高到这种地步,理应是不会发生这种事的。虽然现在是理性已经融化得不像样的这幅样子,取回平常心后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呢。虽说那是从现在开始该期待的事,但现在还是好好享受吧。我这么想着,舔舐了Avenger的舌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