氷室千葉

微博@氷室千葉_咕哒攻不足/想和咕哒伯爵or咕哒天草的同好交朋友……!/头像byくろちゃん♡

©氷室千葉
Powered by LOFTER
 

【授权翻译】闭目三秒向你诉出爱言【咕哒伯爵】

*R-18注意

*作者=みら(id=1504237)  授权见下图

*部分预览,全文两万字左右请走这里→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8499615

翻译水平受限可能会有些错误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大意地指出来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请给原文也点个喜欢,拜托了!原文→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8236058

预览请走↓

  


  阴暗潮湿的石造监狱中,仅充斥着几乎令耳朵发疼的宁静。

  男人维持着单膝跪坐的姿势,低着头深深闭上眼睑。少年坐在简陋的床上,凝视着男人的身影,以冷静下来的头脑回顾至今为止发生的事情。

  状况未知,最差劲的结局经常从身后静悄悄地迫近。少年被允许的选择,只有男人所说的,将挡在眼前的敌人悉数杀尽而已。

  如果至今为止共同行动的他的言语可信,少年的身体残留在自身所属的设施——人理延续保障机构迦勒底,只有灵魂被囚禁在这个伊夫堡监狱塔。

  对于发生了何事浑然不知,但,从与由某人之恶意构筑而成的男人的对话中理解了。正因如此,少年毫不迷茫地握住了想要引导自己的男人的手。不,说实话根本没有被赋予迷惑的余地。不论如何,不采取男人的手段便会取得走上最坏结局的捷径,现在仅不过是将其回避了而已。没关系,自从来到迦勒底,人生便是反复无常的。正因为活着才要努力。仅能以这种感觉鼓舞自己,便是人类最后的御主藤丸立香所能做出的最大努力了。

  藤丸再次目不转睛地凝视坐在房间角落的男人的身姿。

  自男人至今为止的发言,与沉睡的——或者说是觉醒的,迦勒底的英灵们留下的细微信息推测,他的名字恐怕是岩窟王爱德蒙·唐泰斯。闻名于世的复仇鬼。然而,初次见面时确实是说过希望被称作Avenger,我便老老实实地以此称呼他。

  在这里时藤丸意识非常模糊,特别是关于时间的感觉几乎都是靠不住的。现在也是,明明意识是清醒的,却不明白自己究竟眺望了多久Avenger的身影,不知不觉间应在房间内的女性身姿也消失不见,却完全不知道她是何时消失的。

  只是,度过相当长的时间他还一动不动地待在那里,这么觉得还是被囚禁于此以来的第一次。

  如果他的言语是可信的,被囚禁于此已过了六日。打败贞德·达尔克与天草四郎,突破了第六之间是几小时前发生的事情呢。将审判比作七宗罪的话,下次便应是最终裁决了。

  突然,藤丸因对方从刚刚开始连指尖都没有动弹过只是一直待在那里而有了异样的感觉。在这里,是就连是否在呼吸也不明白的状态——尽管连落在他苍白肌肤上睫毛的影子也能清楚地看到。

   察觉到自己过于明晰的视野,藤丸突然感到微微寒意。自从来到这里,意识这么清楚还是第一次。再次回想自己现在拥有知觉的这个身体,这五感究竟是什么。自己难道不仅只有灵魂被囚禁在这里吗。灵魂变得明晰,本应残留在迦勒底的肉体究竟是——

「……怎么了,御主。表情变得相当难看呢。哈哈,难道是突然注意到自己所处的状况而陷入恐慌了吗?」

沉思的意识被唐突的声音拉回。

  回过神来,与之前相比几乎没太大改变的,Avenger琥珀色的瞳孔透过纯白的睫毛看向这边。

隔了几小时后再次听到他的声音,藤丸轻微地耸耸肩。

「不……、不知道为什么眼睛变澄澈了。难道这个时候还是睡觉比较好?」

  结合多重考虑,藤丸最终得出了这个结论。

  因这句话,Avenger挑了挑眉凝视藤丸的脸。正思考着为何对方投来了那种盯视般的眼神,他突然无声地站起身,瞬间大幅缩短了距离。

「诶,什、什么」

  Avenger的外套自上方蒙盖住藤丸的视野。他从正上方窥视坐在床上的藤丸的脸,深深叹了口气。

「怪不得感觉魔力的流动很差,原来是因为你吗。真是,明明就算滞留在体内也不会好好利用,甚至沦落到因魔力太强睡不着的地步,真是难办啊,御主?」

  他这么说着,像是确认黑发的触感般缓缓地抚摸。

  把对方当笨蛋似地混杂着讥讽的声音,如同是在指责御主的过错,但对于原本就不是魔术师的新人御主来说完全搞不懂其中隐含的意味。